来自 彩运网网址 2018-03-31 11:51 的文章

再也不会因为水而两腿发软

我们在这块海边的树林露宿,在这周围一带寻找柴火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动物的粪便。零零碎碎好几沱,分布在这里的周围,一沱有小板凳那么大,这东西有点象牛粪。
 
    牛粪是个宝贝,可以发电,能养鱼,美国一些地方甚至还要用牛粪养对虾,虽然不知道具体方法,但我知道我们国家的西藏的游牧民族用它烧茶煮饭已经有一千年的历史了。
 
    干燥的大粪是很好的燃料,特别是这样晒干的,呈灰白色的大粪,这样我们就不用去寻找别的柴火了,但麻烦的事,这说明这里可能有野兽。那些野兽不会因为忘记大便掉在这里,回来捡,但却会因为闻到这里的人味,回来吃人肉。
 
    推荐
 
    李凝楼大大的新书  《龙城飞将》
 
    蟑螂的《转世红楼之薛蟠新传》
 
 第七十一章 临海过夜
 
    另外我们还发现一种“圈瓜”树,这种树大约有2米高,树叶子少的可怜,三两片,象是凋零过了;但最奇妙是其结出的果实是绕在树枝上的,结结实实围了一圈,象个面包圈的样子。这东西,摘下来可以套在胳膊、大腿上,但是不能套在腰,套在腰上的是救生圈,这树还没这么粗的树枝。
 
    我从树上摘下这种圈瓜,发现这东西的皮很嫩,轻轻一扣就凹下去了,然后就顺着它把皮给拨开,就象拨香蕉那个样子。顿时一股香气就溢散出来了,这是我熟悉的香蕉的味道。事实上,里面的瓤也跟香蕉差不多,尝上一口,发现味道也惊人的相似。如果要把这东西切成段,我准会以为是香蕉,所以这东西就很有可能是香蕉的祖宗。我很爱吃香蕉,祖宗也爱,因为这东西可口、香甜,还有就是拨起来方便,不过不能多吃,吃多了就要拉肚子。
 
    我尝圈瓜的时候,我的原始同伴们虎视眈眈地围在周围,淌口水、咽唾沫,摩拳擦掌的样子。我尝过之后,觉得没问题,就同意让他们上树摘,不过同时告戒他们一人只能吃二个。
 
    到了晚上,我们就驻扎在这香喷喷的“圈瓜”树下,在几棵树中的空地上搭炉生火。
 
    这种干燥的粪便当作燃料的确非常好用,因为经过了长期的风吹日晒,所以早就闻不出臭味。除了现在烧的,我还让前女王和小弧拾了好多,并把它们包起来,塞在箩筐里。干燥的大粪,比煤气差点,也不如天然气,但比柴火好使多了。这使得我非常想要见见,把这东西屙出的家伙,但一想到它们可能是凶猛的野兽,也就不想它们了。
 
    晚上我们吃的是,螃蟹汤和烤跳鼠肉,这种跳鼠的味道鲜美,用三根木棍子叉开来烤,不使有油脂滴在火堆里,让人口水在嘴里打转,而这种螃蟹的壳硬极了,在汤里煮过还是坚硬无比,用牙齿啃就可能把牙蹦掉,必须要用燧石才能凿开。我对这事没耐心,但吗哪有,她小心翼翼地把些螃蟹脚给弄开,然后剥树叶上,微笑着递给我。这属于原始宫廷待遇,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只好拿起石头凿给她吃。后来我的原始同伴们也学着样,跟着互相拨螃蟹肉给对方吃,这就很好,其乐融融,团结友爱。
 
    在我们团结友爱的时候,有几只可怕的动物打搅了我们,它们从黑暗中飞过来,扑扇着巨大的翅膀,把篝火扇得一明一暗,然后直接飞上了我们头顶的树叉上。开始我以为是鸟类,但抬头一看,吓得双腿发软。
 
    这东西,竟然是长着翅膀的狐狸,它眼睛瞪得溜圆,长着三角耳朵,猪鼻子,双腿交叉倒挂在圈瓜树上,它的学名叫——蝙蝠。但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蝙蝠,在我的印象当中蝙蝠应该在成千上万地聚在山洞里,拉屎拉尿,而且只有手掌大小。但它竟然有狐狸这么大,所以我管它叫长着翅膀的狐狸。
 
    我很害怕,因为如果这东西要是吸血的话,只用5~6只就能把人的血吸干了,幸好这东西的目标不是我们,而是这树上的香蕉,它们挂在树上,然后,扑到圈瓜树上猛啃。这样一来,我就明白了,这种蝙蝠是吃水果的。
 
    书上说,这种吃水果的大蝙蝠美味无比,但我不并不准备吃它们,因为我们的食物已经够多了,没必要糟蹋。
 
    对这事,我就表现不错,不象刚到美国西部的欧洲人那样。当时那地方有很多野牛,他们坐在火车上向这些野牛射击,而且枪法都很差劲,想射一只,通常会射到另一只身上去,然后就开始吹牛,说自己的枪法如何如何准,所以他们都是大言不惭的残杀野生动物爱好者,而我是个不烂杀无辜的优秀领导人。
 
    到了晚上,我让大耳、大颧骨和能子守夜;这时候,前女王跟我表示她也要守夜,但是我没答应。我得提防着她;怀疑她心存不诡。
 
    第二天,我们沿海岸前进,开始的时候是一些下坡的路,但后来路变得不能行走,因为这里的岩石开始横亘出来,这些巨大的石头,散乱得到处都是,形成残垣断壁,窄小或阔大的的阻隔,使得无法通行,而陡坡往往超过了45度,高度又超过了7~8米,而且地面极不平整,这样跳下去要把腿给摔折,即使攀爬也极其困难,这不是挑战,而是磨难。
 
    于是我们只好不断往内陆退走,直到发现另一条河流,这似乎是一条地下河,它从我们脚底下的岩石里窜流出来,象着西面流淌,也就说这条河水是通往另一个方向的。顿时,我又激动了。我仍然拗执地认为沿着河水一定能找到大海。这种狭窄的思想本源,一直在左右我的行动,其前途就象中足球彩票那样渺茫。
 
    我们采集藤条了,然后把它栓在悬崖的大树上,一个个从高达20几米的峭壁上爬下去。第一个下去的是大嘴,他的攀爬功夫比较好,可以准确地寻找落脚点,第二个下去的是我,这个事比看起来困难的多,因为崖壁上的石头凹凸不,而且又布满了苔藓,非常的湿滑,要不身上绑着绳子,我可能都不敢下。或者是想另外一个办法,自己坐在箩筐里,让大力他们把我给放下去,不过这个办法的最大问题在于,我们的制作的箩筐很可能质量不过关,到时候箩筐穿了,我就要象空投炸弹一样落到水里,水花四溅、屁股摔烂。
 
    我艰难地爬到下面,发现这是一条处在丛林中的窄小的地下河流,蜿蜒通向前方,而
 
    周围又是极其茂密的丛林,水岸边有一种两栖动物吵闹个不停,它们身上长着黑色斑点,黑色的斑点外围又环绕着一条白色的纹线,四肢着地,不时鼓起肚子发出洪亮的“呱呱呱”的叫声,有时候益虫也让人烦恼。
 
    开始后悔了,但一仰起头来,看到这陡峭的悬壁,又立即失去了爬上去的信心。于是只能选择既来之则安之。
 
    第三个下来的是吗哪。这个时候我要故意看她走光图,那我就是个老流氓……
 
    「好吧,我承认我是老流氓。」但我敢保证这源自一种关心,这和女人身上毛扎扎的器官没有关系,我只是爱上的她的主人后再爱上它,而非爱上它之后再爱上她的住人。「我敢对天发誓!」
 
    我在下面看着实替吗哪捏了一把汗,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手比我敏捷,没有象我一样畏手畏脚的,10几分钟后,她就轻巧地跳进了我怀里。接下来,大力他们地把箩筐放下来,这次比渡河顺利的多,因为大力和大颧骨并不畏惧攀爬,另外他们对水的恐惧,也不象先前那样严重了,这应该是因为这两天时常有接触水的原因,再也不会因为水而两腿发软,号啕大哭了。
 
    大约2个小时后,我们所有的人都顺利地下到底下。
 
    我们到了底下后,沿着这条小河向前,之后它又汇入了一条大的河流。我们便又开始沿着条大的河流前进,走了大约20分钟后,水流开始变得湍急。另人惊讶的水中竟然长着树木,任由流水自由奔腾,它们依然紧紧盘根,一株株树木在奔腾的流水中挺拔向上,冠上尽覆翠叶,干下盘根错结,任流水冲击,洗刷,树木却依旧茂然,林和水的密不可分。
 
    我在岸边看到这样的景象,觉得这树的材质好极了,制成家具可以用个几百年,做成棺材埋在地下,可以放搁上千年。
 
    在这之前,绿色一直是我最爱的颜色。小的时候还非让我妈给我买绿帽子,可后来这种帽子没买到,当时还为此大哭大闹。我妈好言相劝,拿着手帕要给我擦眼泪;我还不让擦,故意把眼泪和鼻涕都吃下去了。后来,我长大了,明白了,这种颜色的帽子没有卖,是要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生产的。
 
    虽然发生了这么一个事,但我还是固执地喜欢绿色。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喜欢的不是绿色,而是它代表的自由。我现在只能承认,我喜欢的是自由,而不是绿色,一但绿色限制了自由,那么我就不再喜欢它了。
 
    现在我只要睁开眼,就能看到满眼讨厌的绿色。但我没有任何法子,它是困难,只能克服它;很多时候都没法子,困难都是被生生地克服的。
 
    友情推荐:新书《亡者归来》第一天上架一万字免费vip章节欢迎观看!
 
 第七十二章 新的部落(上)
 
    我们沿岸行走,能子被放下来,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是大力,这里道路异常难行,必须要由他杀开一条“血路”。
 
    杀了半天,我发现我们再一次失去方向——迷路了……「看来刑军说的没错,在丛林里杀出一条血路肯定是要迷路的。」我用亲身体验证明了这一点,茂密的树林不但阻碍了我们通路,更遮挡了我们的视线,刚才的那条河流突然三扭两转地失去了踪影,走着走着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地方。
 
    我们强行突破了树林的阻隔,在我眼前突然呈现出一块空地来。这个茂密的丛林里显得,地方非常古怪,周围的树紧密的集中到了一起,而到了在这块地方,却开始零散地分布。
 
    另我感到不安的是,能子突然低吼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紧张起来,大家纷纷抽出了手中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