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彩运网网址 2018-12-16 09:01 的文章

岳东行冷笑了一声道大哥你难道忘了穆家那女娃

 但五级任务可不是开玩笑的,要知道岳家老祖便是外罡境的高手,整个岳家虽然找不出十名内罡,但七八个也还是有的,这种实力在五级的任务当中都算是难度较高的一类,平常只有雁不归、唐牙,或者是多人一起行动才会挑选这样的任务。”
 
    楚休摇摇头道:“多谢提醒,不过我还是想选择这个任务。”
 
    鬼手王看了一眼任务清单,忽然皱眉道:“楚兄弟,你想要选择五级任务也可以,不过我劝你还是换一个吧,这个任务有些特殊,雇主所能拿出的佣金根本就请不来五级的杀手,最多也就是四级而已,但任务目标却偏偏是五级的。
 
    青龙会的规矩雇主知道,如果任务失败,雇主也会被青龙会报复,但对方却偏偏非要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想要跟对方同归于尽,或者是拼尽力量也要杀伤对方。
 
    那个雇主想要跟对方同归于尽,但我青龙会的杀手却是不想送死,所以这份任务在这里已经挂了好几天了,唐牙和雁不归都没有接这个任务的意思,我正准备把这件事情跟舵主说一声,将任务清单取消呢。”
 
    楚休挑了挑眉毛,他要对北陵岳家出手才是第一目的,任务其实是顺带的,所以楚休直接道:“不用修改,我就选这个了。”
 
    听到楚休这么说,鬼手王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楚休既然自己想要找死,那他自然也不会拦着,青龙会又不是善堂。
 
    只是可惜,舵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适合加入青龙会的武者,实力也算是不错,就是这脑子也有些拎不清。
 
    火奴只是不明所以的笑了两声,招呼也没打,直接便转身离开。
 
    他其实是想跟楚休结交一下的,在其他青龙会的分舵内,手下的杀手或许还会因为抢任务而发生冲突,但在天罪分舵内,这种事情却根本不存在,因为任务已经多的让大家挑都挑不过来了。
 
    所以天罪分舵内的几名内罡之上的武者关系还不错,大家互相熟悉,在执行一些群体任务时配合也能默契一些,说不定谁就能在关键时刻救你一次。
 
    但现在楚休的行为在火奴看来就是狂傲自大,以为自己在聂东流和白无忌的手中抢到了东西便真能跟那帮名列龙虎榜的英才俊杰相比了?简直就是个笑话!
 
    昔日聂东流倒是灭过人数也有数千的黑云十八寨,但那也是靠着上百名他结交的年轻江湖俊杰这才成功的。
 
    现在就你楚休一人便想要去灭了北陵岳家,凭什么?
 
    其他那些没有代号的杀手更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都是草莽出身,他们并不认为自己要比这楚休差,就算现在他们没到内罡,但早晚都会到的。
 
    他们只是有些嫉妒楚休之前只是以先天境界加入青龙会,便获得了鬼手王等人的接纳和礼遇而已。
 
    看到楚休做好做好了决定,鬼手王便没有再拦着,他只是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祝楚兄弟你任务顺利,任务清单上有雇主的联系之地,具体的信息你可以自己去找雇主商谈。
 
    对了,杀人的时候你如果愿意,也可以留下我青龙会的标记或者是你自己的标记。
 
    杀手也是要名声的,你弄出的名声越大,将来雇主指名道姓请你出手的几率便越大。”
 
    当然鬼手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却还是不认为楚休有可能灭掉北陵岳家。
 
    青龙会没有完不成任务便立刻被杀的规矩,但青龙会也从来都不会养废物,任务完成率低的后果可没人想去尝试的,况且这次任务的危机也是不小。
 
    楚休点了点头,收起任务清单,并没有说什么。
 
    在青龙会这种地方,一切都是要以实力说了算的。
 
    楚休既然要借用青龙的力量来修行,那他首先要拿出来的,便是绝对的实力,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实力。
 
    青龙会与雇主的联系有着专门的暗号和手段,任务清单上已经写明了联系手段,只要楚休去岱山郡一个小镇上留下标记,雇主便可以看到。
 
    楚休在小镇上留下了标记,并且指明了自己在小镇外荒山的破庙上,等着雇主到来,他也想要看看北陵岳家这次又是得罪谁了,竟然要被人请杀手灭门。
 
    呆在破庙当中,楚休闲的无聊也是研究着他脸上带的面具与那铁斗笠。
 
    带着青龙会标志龙纹的铁斗笠和面具不光是用来遮掩相貌身份用的,楚休还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那面具和铁斗笠竟然都是用一种陨铁和其他材料所打造而成的。
 
    虽然面具和铁斗笠上都没有阵法,不过带着面具和铁斗笠却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屏蔽对手的感知力,增加自己的隐蔽性,这对于杀手来说,无疑是一件不错的宝物。
 
    就在这时,破庙外传来了动静,老旧的大门被推开,竟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女人。
------------
 
第八十九章 穆紫衣
 
    出现在楚休眼前的是一名容貌绝美,但却十分奇怪的女人。
 
    眼前这女人看样子才二十岁上下,姿容绝美,穿着一身紫衣,鬓角的头发被山林中的雾水打湿,紧贴在她那明显有些苍白病态的脸上,给人一种十分疲惫的感觉,好像下一刻她就会倒下。
 
    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的眼睛,虽然她的身体好像已经十分疲惫了,但她的双目当中却似燃烧着火焰一般,那是恨到了极致的怒火,那种惊人的恨意就连楚休都不禁有些惊讶。
 
    “你就是青龙会派来的杀手吗?”
 
    那女子开口,声音沙哑无比,跟她那绝美的相貌比显得有些别扭。
 
    同时她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楚休只能从这女人的眼中看到恨意,那几乎是无边无尽的恨意!
 
    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脸上的面具和铁斗笠,楚休淡然道:“就是我。”
 
    那女人苦笑了一声,低着头喃喃道:“我的佣金还是不够啊,青龙会只派出来一名内罡境的武者,但内罡境的武者,是杀不了岳家几个人的。”
 
    楚休敲了敲自己头上的铁斗笠淡淡道:“能不能灭了岳家的是我的问题,既然我接了你的任务,自然有办法将其完成,所以现在姑娘你需要做的便是将岳家的资料都交给我。
 
    当然我也有些好奇你跟岳家有什么仇怨,不过这点你不想说也可以,青龙会没有打探雇主隐私的习惯,只是我比较好奇而已。”
 
    那女人低着头,淡淡道:“这已经不算什么隐私了,只要你去北陵府打听一下,很多人都知道我的事情,告诉你也没什么。”
 
    说着,那女人便自己跟岳家的事情都告诉了楚休。
 
    这女人是北陵府穆家的大小姐穆紫衣,而且还是岳卢川的未婚妻,双方已经到了要进行订婚宴的程度了。
 
    北陵岳家乃是整个北陵府的霸主,甚至在整个林中郡也是最大的几个势力之一。
 
    而穆家的实力虽然要比岳家低一些,但也不算太差,双方都在北陵府,要么互相敌对冲突,要么联手,就这么简单。
 
    所以最后在岳家和穆家商量之后,双方决定还是联姻,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让两家的实力都能增强。
 
    本来这种互相联姻的事情在江湖上很正常,岳卢川乃是岳家大房嫡子,虽然没进入龙虎榜,但也有着先天境界的实力,也算是不错了。
 
    而且眼前这穆紫衣容貌绝美,不说是北陵府,就算是整个林中郡也少有人能跟她比的,而且穆紫衣的天赋也不错,现在已经到了先天境界了,这两个人相配倒也合适。
 
    不过问题出就出在了不久之前,岳卢川去燕南之地游历的时候。
 
    岳卢川的相貌楚休见过,这小子人虽然废物了一些,但相貌却是十分英俊,说他是小白脸可能都委屈他了。
 
    在燕南游历了一圈,岳卢川竟然勾搭上了七宗八派之一,燕南神武门掌门‘神机百变’燕淮南的女儿。
 
    一个是七宗八派之一神武门掌门的女儿,一个是北陵府小家族穆家的女儿,这两个人应该怎么选,那几乎是不用考虑了。
 
    本来岳家如果只是想要攀附神武门,直接去跟穆家退婚也就算了,顶天就是名声不好而已。
 
    但谁知道岳家却是心狠手辣,为了保存自己的名声,也是贪图穆家的产业,竟然随便给穆家安插了一个罪名,在穆家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将穆家灭门!
 
    穆紫衣的眼中闪烁着恨意,但她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情,甚至就连语调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岳卢川想要攀附神武门,我不怪他,退婚就退婚,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感情,岳家势大,事后我穆家也不敢多说什么,但最后岳家却为何要灭了我穆家?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岳家借着商量订婚事宜进入我穆家,直接出手偷袭,转瞬间我穆家已经是血流成河!
 
    若不是最后我穆家的老管家许伯拼死带着我逃离,我也一样要死在那里。
 
    当然现在的我已经跟死了没什么两样了,在几天前许伯就已经重伤不愈而死了,在临死之前他告诉了我几处我穆家留下的财产宝物,以备不时之需所用。
 
    许伯让我离开林中郡,离开北燕,换个地方去生活。”
 
    说到这里,穆紫衣的眼中已经血红一片:“但看不到岳家的人死光,我不甘心!”
 
    楚休闻言挑了挑眉毛,这岳家做事也是够狠的啊,一边还在商量着联姻,但转眼间便灭了人全家。
 
    当然在楚休看来,这岳家做事还是有些太过小家子气了,这样一来的确是能够使得利益最大化,但最后丢了的,却是名声。
 
    别把江湖人都当白痴,穆家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
 
    这岳家的吃相也是有些太过难看了,这边刚刚勾搭上神武门,结果转眼间就将自己的准亲家给灭门了,这种事情好说不好听。
 
    别的先不说,起码北陵府内其他势力对于岳家肯定是没有丝毫好感的,再跟的岳家合作的时候,可是会小心再小心的。
 
    当然岳家自己可能不在乎这点,在他们看来,自己已经成功攀附上神武门了,现在又灭了穆家,夺得了穆家的产业,实力大进,当然不会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楚休弹了弹自己脑袋上的斗笠道:“全家死光?放心,你会看到的,而且杀人诛心,岳家这次会感觉到,有些事情可是要比死都恐怖的。
 
    对了,把岳家的资料都交给我吧,你既然这么恨岳家,相信对于岳家的资料,你这里应该会很详细的。”
 
    穆紫衣将岳家的资料交给了楚休,的确很详细,详细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就连岳家一些旁系弟子的资料和性格都在其中,而且上面还有关于整个北陵府以及其中其他实力的详细资料和岳家的关系等等。
 
    在唯一保护着自己的老仆死后,天知道穆紫衣究竟是如何把这些资料都详细收集起来的。
 
    不过对于楚休来说,这份资料倒是能给他提供很大的帮助,让他的计划更加稳妥几分。
 
    站起身来,楚休走出破庙,头也没回的淡淡道:“这段时间你不用一直呆在这里,在北陵府周围隐藏着也可以,一个月之内,我保证你能够听到岳家灭门的消息。”
 
    看着楚休的身影消失,穆紫衣抬起头来,眼中的恨意暂且消退,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岳家的实力她知道,结果现在一个内罡境的武者竟然跟她说半个月灭绝岳家,这种事情当真可能吗?
 
    不过眼前这青龙会的杀手已经是她最为的希望了,她已经将穆家留在外面所有的财务都给找出来了,但最多也只能请来青龙会的四级杀手。
 
    不过此时穆紫衣已经做好了决定,若是青龙会的人灭不了岳家,她会亲自出手,就算无法绝灭岳家,她也要杀了岳卢川,跟他同归于尽!
 
    北陵府地处于林中郡的边缘,并不属于中心地带,而且北陵府之所以名为北陵府,因为此地原来是一座山陵,不过靠近南面的山陵太过陡峭,无法建造建筑物,所以人们便在北边的山陵上建造了一座州府,名曰北陵府。
 
    因为建造在山陵之上,所以北陵府的路其实并不是那么的方便,只有北边一条山路,南边是悬崖峭壁,而且山路周围全都是密林,比魏郡殇邙山的那种小路也强不了多少。
 
    按理来说这种位置北陵府应该只是一座寻常的小州府而已,并不算强大,但实际上北陵府却是繁华的很,武者的数量都要比寻常的州府多,比寻常的州府强。
 
    原因嘛,其实很简单,北陵府虽然是山城,通行不便,但那山上的风水却是很不错,天地元气浓郁,非常适合武者修行,甚至不逊于一些名山大川。
 
    岳家能够有现在这种实力,也是因为地域好,导致岳家一代要比一代强,从一个只有先天武者的小家族发展成了名震林中郡的大族。
 
    而此时入夜之后,楚休也是穿着一身黑衣,好似融入了这夜色当中一般,遁入了北陵府内。
------------
 
第九十章 血手印
 
    因为攀附上了神武门,还顺利灭掉了穆家,夺得了穆家的产业,此时的岳家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就算是已经半夜,但岳家大宅中还有宅院亮着灯,在饮酒作乐。
 
    楚休站在岳家大宅不远处的一座高楼上,黑衣、黑铁斗笠、黑铁面具,楚休整个身形都好像跟黑夜融为了一体。
 
    此时的楚休也算是发现了青龙会这种装扮的好处了,那斗笠和面具都有着屏蔽感知的作用,再加上现在的楚休一身黑衣,在夜晚的确很难被人发现。
 
    当然若是到了天罪舵主那个级别,这种所谓的装扮也只是起到一个提示身份的作用,大白天出手,想要杀谁便杀谁,直接以力量碾压便足够了,也不用分白天和黑夜了。
 
    看了一眼岳家大宅,楚休好似幽灵一般,悄无声息的潜入其中。
 
    此时岳家一座宅院内,两名岳家的凝血境武者拎着一壶酒晃晃悠悠的走出来,看着主宅的方向,其中一人不由得撇撇嘴道:“又是大房的那些人在闹腾?切,不就是因为岳卢川攀附上了那神武门掌门的女儿嘛,得意什么,大男人却要靠着自己的脸蛋倒贴人家,丢不丢人?”
 
    他旁边一名岳家武者摇摇头道:“六哥,这话你以后可千万别再其他人面前说,否咱们三房可就要倒霉了。
 
    咱们岳家九房,以前大房的人虽然名份上最大,但他们实力却不强,在族内的权力也一直都不大。
 
    这次岳卢川攀附上神武门的大小姐,他们大房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咱们其他几房可争不过他们,可能以后的岳家,就轮到大房开始掌权了,咱们还是暂时先夹着尾巴做人吧。
 
    这段时间别去招惹大房的人,他们在岳家内得意就让他们得意了,咱们喝咱们的花酒去!”
 
    岳家现在可是整个林中郡都有名的大世家,并且在这北陵府他们岳家都已经传承了数代了。
 
    数代了传承,岳家早就不像当初那般纯粹了,整个岳家内部也是分派系的。
 
    不算那些旁系,光是嫡系血脉整个岳家就分成了九房之多。
 
    以前这九房其实并不分大小,岳家老祖居中坐镇,大家轮番掌权,面子上倒也还算是过得去。
 
    但现在随着岳卢川攀附上了神武门,整个岳家都跟着面上有光,这所谓的轮番掌权嘛,眼看着可就要成个笑话了,岳卢川所在的大房明摆着就是准备独霸大权了。
 
    之前那名武者继续发着牢骚,不过说了几句后,身边的人都没有回应,他下意识的一转身,但身旁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这一幕顿时让那名武者汗毛树立,刚想要说些什么,但一只手却是堵在了他的嘴上,绯红色的刀锋直接捅进了他的胸口!
 
    抽出红袖刀,楚休甩了甩刀身上的鲜血,将两具尸体都给搬运到了一起去。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别说是凝血境的武者,就算是先天武者,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挡得住他一招的。
 
    而且踏入内罡之后楚休还发现一个好处,那就是他可以完美的控制自己的气势和力量了。
 
    在刚刚踏入先天之时楚休便发现,自己身上的气势有些太过显眼,在某些高手看来,他那一身锋锐的气势简直就好像是一柄出鞘的长刀一般。
 
    但现在达到了内罡境,楚休彻底掌控真气之力,他便可以收敛自身的气势,让他在暗杀当中更加的隐蔽。
 
    就像方才那样,他已经杀掉一个人了,但另外一名武者却根本就没有发现。
 
    楚休蘸着鲜血,在两具尸体的旁边画下了一个抽象的龙纹,跟他那铁斗笠上的金色龙纹一样,这是青龙会的标志。
 
    而这还没完,楚休又在那龙纹旁边写下了一个‘穆’字,正准备离开时,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又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血手印。
 
    做完这一切后,楚休便直接离去,而且楚休压根就没有呆在北陵府内,而是直接遁入北陵山的密林当中。
 
    第二日清晨,岳家的下人早起准备打扫院子时,忽然看到了地上的尸体,这顿时吓的几人惊恐的尖叫了起来,连忙通知岳家的其他人,瞬间让整个岳家都沸腾了起来。
 
    岳家不是不能死人,混江湖的,被人杀很正常,但问题是在自己家内被人杀了,这简直就是在打岳家的脸!
 
    于是乎不到半刻钟,岳家老祖,那位外罡境的高手岳鹤年,还有八名岳家内罡境的武者便都云集在这里。
 
    岳家九房,拥有内罡境武者的总共有五房,其余三名内罡,一个是岳家旁系出身,还有两个则是岳家的门客。
 
    其实岳家还有一名嫡系的内罡境武者,但却因为之前追杀楚休时,被楚休给斩杀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八人。
 
    看到那两名武者的尸体,岳家三房的当家人岳东行面色阴沉,因为死那两人就是他三房的族人。
 
    不过在看到地面上楚休所留下来的痕迹后,所有岳家的人面色却都是骤然一变!
 
    “青龙会!”
 
    那血色的龙纹实在太过眼熟了,青龙会的经典标志他们都知道。
 
    而那个血色的‘穆’字则是更加的刺眼,好像是不久之前那场灭门之战中的亡灵从地府中爬出来找他们报仇一般。
 
    三房的岳东行看了一眼大房的岳东临,阴沉着脸道:“是穆家的余孽干的!他们竟然请来了青龙会的人!”
 
    当初负责灭门穆家的,正是岳家大房,牵头的便是岳东临跟他的儿子岳卢川。
 
    结果眼下人没杀干净,还回来报仇了,那这个责任自然也是他们大房的。
 
    岳东临直接一挥手道:“不对!穆家的人都死绝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余孽在?”
 
    岳东行冷笑了一声道:“大哥,你难道忘了穆家那女娃子的尸体可是一直都没找到吗?别忘了,虽然穆家的实力不如我们岳家,但穆家的历史却并不比我岳家要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