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彩运网网址 2018-12-16 09:03 的文章

但现在整个北陵府十几个世家一起出手各种弟子

 狡兔三窟的道理谁都懂,穆家那女娃子若是逃掉了,她完全可以拿着穆家留下的东西请青龙会的杀手出手的!”
 
    岳东临皱眉道:“那也不对!青龙会的规矩你们也知道,就算是穆家把自己的家产都给搭上,他们请来的杀手也灭不了我岳家,就穆家留作后路的那点东西,他们顶天就只能请来四级杀手而已,而且还是一个,拿什么灭我岳家?”
 
    岳东行撇了一旁的岳卢川一眼道:“大哥你好像忘了什么了,这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你们大房提出来的,欺骗穆家,率先出手偷袭的也是你们,穆家那女娃子若是请来青龙会的杀手,你认为她最想杀的人是谁?
 
    对方灭不了我岳家,但内罡境的四级杀手却能杀了岳卢川,昨天岳卢川在主房那里饮酒作乐,杀手找不到目标,所以这一次,我三房的人可是为了你儿子挡箭而死的!”
 
    此言一出,岳卢川的面色顿时就是一白,其他几房的人也是都看向岳卢川。
 
    无论是跟神武门联姻还是覆灭穆家,获利最大的都是大房的人,甚至当初他们还有人反对灭穆家,但岳鹤年最终拍板定音,他们也不敢多说话,只能照办。
 
    方才老三岳东行如此愤怒,恐怕不光是因为他三房的人被杀,更多的还是想要打击一下大房这些人的气焰。
 
    眼看着这几房的争端加剧,甚至都有要吵起来的趋势,岳鹤年冷哼了一声道:“都闭嘴!我岳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个青龙会的内罡境杀手就把你们给吓成这幅模样了?青龙会的规矩难道你们忘了?不用怕,只要把那杀手给解决了,倒霉还是那穆家的余孽自己!”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除了岳卢川的面色有些不好看,其他人都没说什么。
 
    正如同岳鹤年所说的那样,青龙会的杀手实力虽然强,但只要你能挡住对方并且将其斩杀,那青龙会可不会对你死缠烂打,反而会去报复雇主,因为是雇主拿出的代价低,错估了被杀目标的实力,这才导致青龙会的杀手有损伤的。
 
    只要岳家挺过这一次,别让岳卢川被杀,把那个杀手解决,穆家的余孽不用他们去管,青龙会都会处理的。
 
    青龙会的规矩大部分人都知道,所以除非是那种不死不休的仇怨,几乎很少有人会请青龙会出手的,因为青龙会是一柄双刃剑,杀不了人,便要杀你自己。
 
    这时一名岳家的弟子忽然疑惑道:“那个血手印又是什么意思?”
 
    岳家老大看了一眼,随口道:“青龙会的杀手会有自己的代号,那血手印估计是那杀手的代号吧,没听说过青龙会有那个杀手是以血手印为代号的,估计对方在青龙会内也是无名之辈,不用管他,全力搜索,同时晚上也加强戒备!”
------------
 
第九十一章 夜幕杀机
 
    岳家死人的消息并没有传扬出去,毕竟只是两名凝血境的武者而已,而且这件事情还跟青龙会和穆家有关,有些内情在其中,好说不好听,所以岳家便将其隐瞒了下来,并且派自家的弟子在北陵府内搜索陌生人的踪迹,可惜却一无所获。
 
    入夜之后,这一次岳家已经长记性了,加强了戒备,派下人巡逻,但却仍旧是被楚休杀了一个人,而这一次死的可是一名先天武者!
 
    以现在楚休的实力,一招斩杀先天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岳家接受不了的。
 
    连死了三个人,等到了第三天,岳鹤年直接吩咐,夜间巡逻的人增加数倍,几乎每个院子当中都有人留手,并且派两名内罡境的武者也参与巡逻。
 
    再次来到岳家,看着灯火通明的岳家大宅,楚休挑了挑眉毛,这岳家貌似也没什么好手段,就只是增加这点人吗?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对于楚休来说,可没什么用处。
 
    一人灭一族,这种事情在所有人看都很夸张,包括青龙会的那些杀手在内。
 
    但楚休既然接下了这个任务,他便有一定的把握,找死的事情,楚休从来都不会干。
 
    此时不光是岳家大宅内有着武者在巡逻,就连岳家外边都时不时会有一些岳家的武者举着灯笼出现,而且还都是三人一队,怕的就是有人在暗中偷袭。
 
    胡同的拐角处,三名岳家的凝血境武者略有些紧张的在外面巡视着。
 
    第一天死了两人,第二天死了一人,天知道第三天谁会死。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出现在了三人的身前,那三人看到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刚想要尖叫出声,但身形却是猛然间一顿,眼前楚休的目光好似一个无边无际的漩涡一般,拉扯着他们三人,堕入那幽暗的深渊!
 
    天绝地灭移魂大法!
 
    作为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之一,天绝地灭移魂大法在精神力上的威能堪称诡异,现在的楚休只是初步入门便可以暂时控制一些低级武者的精神,影响同阶武者的心智,等到了大成之后,天绝地灭移魂大法甚至真的有移魂之威,能够直接以幻象杀敌,让对方元神寂灭,死于不知不觉当中。
 
    楚休杀了其中一人,将其扔到角落里,换上了其中一名岳家武者的衣物,熄灭了灯笼,夹在其中两名武者中央,低着头向着岳家走去。
 
    快到大门时,一名岳家的武者举着灯笼诧异的问道:“你们不是在外巡逻嘛,怎么又回来了?”
 
    最前面那名岳家武者面色木讷道:“灯笼灭了,去换一个。”
 
    那名岳家武者也并没有生疑,整个岳家大宅内,嫡系旁系加上下人可是足有上千人,除了岳家九房的人,其他人也不可能都十分熟悉,那名岳家的武者也并没有怀疑,问过一句就算了。
 
    夹在两个人中间,楚休顺利的进入岳家大宅内,刚好路过一个转角,一名岳家的内罡境武者走过来,看到三人,他不由得疑惑道:“你们三人这是在干什么?灯笼呢?”
 
    在楚休的精神操控下,那名武者仍旧是木讷道:“灯笼灭了,我们去换一个。”
 
    那岳家的武者点点头,直接挥手让他们三人离去,不过随后他却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这名内罡境的武者可是岳家五房的当家人,寻常人这些下人见了他,都是要行礼叫他一声五爷的,结果这三人却是什么表示都没有。
 
    就在他刚想盘问之时,一抹绯红色的刀光却是凝聚出了无边的煞气,即使在黑夜当中也能看到那一抹猩红到发亮的血芒,向着他斩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刀让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不过瞬间爆发的危机感还是让他身形下意识的身形向后疾退而去,手中的长剑横在身前,剑势巍峨,不动如山!
 
    岳家的镇山剑诀!
 
    只不过楚休这一刀来的太快也太强,那名内罡境的武者才刚刚一接触,连剑势都没有彻底的施展开,便被楚休这一刀直接将手中的长剑所斩断。
 
    而且眼下的楚休虽然还不能在体外直接凝聚罡气,但他自身已经到了内罡境,再加上一气贯日月所带来的力量凝聚成了一层锋锐无比的煞气附着在刀锋之上,那股杀机煞气直接隔空斩出,轰在岳家那名内罡境武者的身上,顿时让他一口鲜血喷出!
 
    刀剑相交的铿锵声彻底惊动了岳家大宅,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楚休便已经直接近身,天绝地灭大紫阳手轰然落下,强大掌力直接印到了岳家那名内罡境武者的胸前。
 
    那岳家的内罡境武者刚想要反击,但这时灼热的力量轰然爆发,他凄厉的惨叫了一声,身形直接跌落到了地上。
 
    此时那两名被楚休以天绝地灭移魂大法所控制的武者已经快要清醒了,没有楚休的精神控制,他们的神志也是渐渐的恢复,但这时一抹绯红色的刀芒斩落,两个人也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时间紧迫,楚休没有留下标记,他直接便转身遁走。
 
    岳家的人来的并不算慢,但等到他们都蜂拥而来时,楚休却是已经没了踪影。
 
    半刻钟后,岳家老五的尸体和三名凝血境武者的尸体都被搬到了大堂中央,在场所有岳家的武者都是面色阴沉。
 
    依旧是岳家老三岳东行去查看的伤势,看完之后他神色阴沉道:“那青龙会的杀手是通过扮作我岳家的人混进岳家内部的,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何我岳家的那两个人竟然会配合他,难道是他从中胁迫?
 
    而且从老五跟他交手才只不几十息的时间而已,这么点时间能出几招?不到五招!就是说在五招之内,对方便将老五给斩杀了!”
 
    岳东行一把将岳家老五胸前的衣服撕裂,那尸体的胸前有着五个深深的紫色指痕,好像是深入骨骼一般,异常的恐怖。
 
    直到此时众人才猛然间想起来,这青龙会杀手第一次杀人时,留下的那血掌印究竟是什么意思。
 
    岳东行将目光看向岳东流,冷笑道:“大哥,之前可是你说以穆家底子请不来青龙会的五级杀手,现在呢?能在五招之内就杀了老五的,不是外罡境的高手还能是谁?”
 
    这一次岳东临也不说话了,死了几个凝血和先天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死了一个内罡境的武者他们岳家的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要知道之前在追杀那楚休时,他们就已经死了一名内罡境武者了,结果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便又死了一个。
 
    这时岳卢川在一旁道:“穆家的底子再深厚还能比我岳家都深厚?大不了我我们也花钱去青龙会,让他们去杀了那穆家的余孽!”
 
    岳东行还没来得及说话,端坐在主位的岳鹤年便叹息道:“晚了,青龙会自然有青龙会的规矩在,这种办法行不通的。
 
    青龙会是一把双刃剑,伤人又伤己,但却绝对不会是能握在其他人手中的剑,更不会沦为双方的斗争工具。
 
    眼下我们既然已经成为了青龙会的目标,路就只有两条,要么让青龙会把人杀了,完成任务。要么就只有我们把青龙会的人找出来,杀了对方。”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顿时把目光望向了岳卢川,毕竟按照他们之前的推测,穆家的余孽是穆紫衣,而她的目标应该就是岳卢川了,是不是让青龙会的人把他给杀了,那杀手就会退走了?
 
    看到众人的目光岳卢川顿时一哆嗦,这几天也是把他吓了个够呛,整日里都跟他父亲在一起,根本就不敢出屋。
 
    岳鹤年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的话貌似有些歧义,岳卢川现在可是他们岳家跟攀附神武门的关键,也是他的亲孙子,他当然不可能把岳卢川给交出去了,况且这么做他们岳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所以这边岳鹤年直接道:“如果是青龙会出动大批的杀手,我岳家除了主动自裁,能死的痛快一些,没有别的办法。
 
    但穆家那女娃娃只是找来了一个青龙会的杀手而已,虽然因为敌在暗,我在明。吃了一些亏,不过别忘了,这里可是北陵府!是我岳家说一不二的北陵府!
 
    明日里我便会去召集北陵府各大势力的人议事,让他们一起搜寻青龙会杀手的踪迹。
 
    北陵府就这么大,我就不信还找不出一个外人来了!”
------------
 
第九十二章 威胁跟反威胁
 
    北陵府就这么大,其实不用岳家找人,这三天的事情岳家发生的事情便已经被其他家族所知道了。
 
    毕竟其他家族又不是白痴,岳家这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他们早就打探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来了,虽然不详细,但他们却知道这件事情跟穆家和青龙会有关。
 
    穆家那件事情毕竟岳家做的不地道,这点他们就不说什么了,而且其中竟然还有青龙会的杀手,他们就更加不敢多掺合了。
 
    对于北陵府其他那些小势力来说,他们的身家底子都太薄,青龙会距离他们有些远,以他们的身家哪怕是当裤子,也只能请来先天境界左右的青龙会杀手,还不如他们自己动手杀人划算呢。
 
    不过在听到岳家亲自开口邀请他们前来议事时,他们也不敢拒绝。
 
    岳家大堂内,北陵府大大小小十多个势力的当家人都已经齐聚一堂,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岳家老祖岳鹤年走出来,坐到了主位上,咳嗽了一声道:“诸位,我们岳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你们应该也都听说了,最近我岳家被宵小之辈给缠上了。
 
    敌在暗,我在明,所以这件事情有些不好处理,但让一个人在我北陵府如此的嚣张行事,丢的可是我北陵府的脸。
 
    所以在这里还要麻烦诸位一件事情,整个北陵府所有势力一起出动,盘查整个北陵府的外人,不分昼夜。一定要将那人给找出来!”
 
    说到这里,岳鹤年看了周围众人一眼,淡淡道:“此事过后,我岳家是不会忘记诸位援手这件事的。”
 
    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一凛,显然他们听明白了岳鹤年是什么意思。
 
    出手帮忙的,岳鹤年不会忘记他们援手之恩,但若是不帮忙的话,那以后岳家也一样不会忘记对方的!
 
    所以在场的众人只得站起来,对着岳鹤年道:“岳前辈请放心,我们这就回去派人搜查,定然不会让一个宵小之辈在这里继续猖狂的!”
 
    岳家在北陵府一家独大,现在更是吞并了穆家,攀附上了神武门,他们哪里敢去违背岳家的命令?
 
    所以在得到岳家的吩咐之后,各家的人也是立刻派遣弟子在北陵府内的搜索着。
 
    入夜之后,各家也是没有闲着,派遣弟子拿着灯笼火把,在城内搜索着。
 
    如果只是岳家一家出手,楚休自然可以在城内来去自如。
 
    但现在整个北陵府十几个世家一起出手,各种弟子下人什么的人数早就已经破万了,楚休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被人发现踪迹。
 
    被人发现了其实也不要紧,但如果被人缠上,引来了多个内罡境的武者,那时候可就要糟糕了。
 
    黑夜中,楚休隐藏在角落中,看着外面搜寻他的队伍,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寒芒来。
 
    对于岳家的对策,这点楚休已经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