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彩运网娱乐 2018-03-31 11:36 的文章

跟着其他人也都这么做了

冰凉的雨水落到我脸颊、额头,顺着鼻子淌进嘴里,而落到肩膀、下巴、锁骨处的雨水则顺着脖子直接流到了胸口。我感到一丝寒意,同时看到身边的吗哪颤抖了一下,于是就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深情地望着她。这姑娘有点羞涩,但是还是很自觉地靠在我身上了。
 
    用不了一会,周围就立刻变得潮湿了,地上也开始有些泥泞,我让大耳点燃了火把,并让小弧用树叶把箩筐盖起来。
 
    正在这时候,能子突然低声吼了起来,周围的同伴立刻紧张起来,大颧骨和前女王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我也顺着能子吼的方向看去。
 
    昏暗的丛林中有两个圆点荧荧发光,我无法看清那是什么动物,只是感到它正在向我们这边靠近,因为它的眼睛不断地闪烁,那正是因为它在移动不时地被之前的植物挡住。
 
    随着它慢慢地靠近,能子吼得更大声了。我们所有的人也都进入了战斗状态,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我们所有人的都不出声,这片森林里,只有雨水打在植物上的声音;还有就是那只动物向我们这里走来的时候,踩在地上和触碰植被发出的“沙沙”声。
 
 第六十七章 丛林毒虫(上)
 
    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那个方向;但不停抖动的火光并不能照到那边,四周围安静另人窒息,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撰着弓箭的手心已经出渗汗来,我的同伴们亦是如此,神经全都如同蹦紧的弓弦。
 
    这时候,这只猛兽显然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遂向我们这边发出更大声,类似于恐吓的沉吼,压过了能子的声音。它不时地低吼,一边靠近,到了离我们大约只有10几米的地方,我才透过树林,模模糊糊地有点看清,判断这是应该一只类似猫科类的动物。它的双眼在幽暗的树林中,荧荧发光,不时地张大嘴,对能子冲它威胁的吼叫,回以更加大声的反击。
 
    通过它的眼睛,我感觉它慢慢地向我们靠近,我看得也越来越清晰了;它的体型不是太大,大概也就是美洲豹这么大,说它是豹子,又显得坚实,说它是老虎,那就更不是了,因为它突然间窜上了大树上。
 
    它跳到树上的,稳稳地站住;一动不动,犹如一个模型,并死死盯着我们,似乎在寻找可趁之机,这个时候能子也不出声了,似乎知道一场饿战再所难免。这时候我看清这是一头披着黑色斑纹的猫科类动物,这东西应该是灵猫类的动物,只是要大得多。
 
    这只灵猫似乎在不断思索着,我猜想它在想:「是否要进行这场饿战。」
 
    史前打的都是饿战,不饿一般不打。所以说这取决与这头豹子,是不是空着肚子,如果光是为了打牙祭,那就不应该上来,因为我们人数众多,它搞不好要把命搭上。
 
    最后,这只灵猫还是扑了上来,「看来是饿急了。」
 
    它的速度疾如闪电,从那棵树上,飞跃着跳到了另一棵树上,然后再一次蹬腿,借着反冲的力道跳到地上,径直向我们这边冲过来。
 
    这是我第一见到这么敏捷的食肉动物,它的落地竟是如此平稳,似乎都没有任何泥水溅起来。在当时,我来不及感慨,便毫不由于地拔箭射出;但我在一次估计不足,它的速度太快了,完全没有算好弹道,被它灵巧地躲过。然后它一刻不停地向我们这里扑过来,目标是相对瘦弱的小弧。
 
    它撒开了腿向小弧扑过去,发出了大声的咆哮;勇敢的大力护在小弧前面,长腿和大耳手里紧握土矛在两旁伺机而动,由于天色太暗,如果把长矛抛出去,无疑是自杀行为。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我都忘记了拔第二根箭,只能眼睁睁看它扑向大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眼前飞速地划过一道箭影,向着那只巨灵猫后背飞窜而去,直到没入皮层。
 
    “呜哑!”那只灵猫中箭后,发出巨大的惨嚎声,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沉寂的丛林;紧接着又扭动身体,改变了方向,在大力他们向它发动反击前,带着没入皮层的疼痛跃到另一棵树上,三窜两跳隐入到丛林的深处。
 
    望着身边持弓冲我露齿来,如同一场好戏谢幕之后的掌声,久久不散。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大嘴,他迫不急待把嘴附在大的树叶片上,以解口渴,跟着其他人也都这么做了。
 
    阴凉的雨水,从舌尖,至喉咙,再流到腹中,让早已口干舌燥的我,有一种异常滋润舒畅的感觉,并且也大大缓解了刚才的恐慌。我在喝水享受的时候,听到了“咄咄”声,扭头望去,原来是前女王没等我发话,就开始继续了刚才的工作了,并且在她的带动下大颧骨也跟着砍树。
 
    不消一会两棵树被砍断了,我仔细研究这树的年轮,判断确认了方位,我想,这可能会有点偏差,但不至于回头路。事实上,为了谨慎期间,我早就让大耳在来的路上标上了记号。不过的心里还是在担忧:「我们必须再快一点,不然很可能要在丛林中夜宿了,况且下了雨,如果没有干柴,生不起火来那就更糟糕了。」
 
    雨后的丛林中,带有薄薄的雾气,刚才的氤氲一扫而空了,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水气;不过头顶上的雨水还是不断地滴落和流淌下来,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地上并不如我想象的泥泞,只是踩下去再也不是叶片的“沙沙”声,取而代之的是脚底下感到一种嫩嫩的水气和略略溅起的水花。